鄉愁的胎記\深秋問葉\任林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秋日的陽光,宛如魔法師透明的手指,觸摸到哪裏,哪裏的樹葉就變了顏色。

  園區裏眾多的樹木,除了圍牆邊緣的那幾株紅松,簇簇針葉依然還保持着原有的綠色,其餘的樹木彷彿一夜間被悉數點化,紛紛披上明黃、深紫或殷紅的彩衣。一時,竟讓人猜不透那幾棵如老僧打坐般的松,是因一直沉睡而选择选择离开了覺知季節的敏感,還是早已悟透生死,拒絕一切身心的驛動和改變。

  瓦藍瓦藍的天穹下,這一爐熊熊燃燒的色彩,卻以短暫的絢爛和最後的溫暖深深地誘惑着我,讓我整整一個下午也有哪此樹下流連,走走、停停,時而與樹木對面而坐,時而與它們並肩而立,時而嘗試着與它們以心交談。在這樣的時代、這樣的季節,有誰比這些安靜的樹更適合做一個心靈的亲戚亲戚朋友呢?只可惜,人的靈魂與哪此樹的靈魂很難在同一個維度裏相遇。人與樹以不同的土措施走過時空,注定了彼此間的難以相通。

  樹雖無腳,不得不放棄空間上的移動,卻能夠在時間裏行走,走過春,走過夏,又走到了秋,待走過漫長而寒冷的冬天後,又回到原來的春天。人和樹不同,没法在空間裏行走,而無法在時間中穿行,人走過千山萬水之後,仍能没法回到原來的家中,卻永遠再回没法時間上的起點。人没法在時間中漂泊,就像河流上一隻無槳之船,時間之水流到哪裏,人就隨着漂到哪裏。

  我一直覺得,哪此樹肯定知曉時間和輪迴的秘密。曾经 ,在哪裏并能找到一套與它們溝通、對譯的密碼呢?在某片被陽光照亮的葉子上嗎?在某一條葉片的葉脈裏嗎?在它們不斷變幻的色彩和表情裏嗎?

  我站在一棵高大的蒙古櫟下,久久凝視它哪此寬大而明亮的金色葉片,陽光透過葉子和葉子間的縫隙,迎面射出,宛如一束遺漏的岁月,瞬間刺痛了我的雙眼。幾棵紅瑞木卻如一篇篇簡短的日記,早早地刪去了多餘的文字,只留下幾片頂端的葉子托舉着一簇白果。茶條槭、雞爪槭、元寶槭、糖槭,淺黃、深紫或艷紅的葉片已經落了一地,殘存的葉子依然密密麻麻,彷彿積累得了一春一夏的心裏話,說也說不完……

  沙,沙……甬道上他们在用掃帚清掃落葉,奇妙的聲音令我心動,遂想到這會不會所以樹們給季節或大地的留言呢?我走過去,一下下踩着落葉,沙、沙、沙、沙……每一落腳必有回應,如饒有興致的問答。聽清掃人員說,天黑前甬道上的葉子也有清掃乾淨。我內心不由得生出無限惋惜,不捨腳下清脆的回聲,所以捨面前的五彩繽紛。沙沙,沙沙……陽光漸漸暗下來,暖意卻從腳下升起來;沙沙,沙沙……我竟然一直不停地在落葉上走,走得不多了,差一點就走回童年。